追蹤
Daphi 的雜誌舍
關於部落格
沉澱一下思緒...再出發..
或許遇到你..
填補生命中的那一塊缺痕..

但, 原來我的心田是一塊畸零地啊.....
  • 283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60201-0211 克麗歐佩特拉方 和 穆罕默德吉 的尋根之旅(上篇)

0201 一早8點20分阿吉就到了我家,我還在睡眼迷濛,又一邊想著還要打點些什麼? 不過,阿吉提起我的行李驚訝地喊著:哇~你的行李怎麼比我的還重! 你是裝了什麼東西? →馬上打消我腦海中還在試想要帶的物項。 約8點40分我們上了高速公路要前往桃園中正機場趕搭晚上8點15分的飛機,之所以趕在9點前上高速公路都是為了避免高乘載管制。結果我們下午沒3點就下桃園交流道了。後來在中正機場等待登機的時間裡我還點了一份湯包餐,附的一小罐柳橙汁就成了我後來裝沙的用具;這時間阿吉拿出他的道地台灣零食"義美蛋捲"吃完還說了一句:還是義美的好吃,上賓的沒這麼好。 (OS 這時我倆都還笨笨的,背包裡硬是裝了一些有的沒的!諸如零食、彩妝品之類的,連衣服都帶太多了!害得一下飛機後的時間裡,有苦說不得。) 飛到曼谷已是當地時間23:15分了,要轉機,等得很疲累,因為是搭凌晨1點50分的班機往開羅,生理時鐘調整中,何況一離開台灣後就再也看不到中文! 辦轉機的CHECK手續也是看著英文指標像無頭蒼蠅一般的焦慮.....(在曼谷詢問轉機櫃檯的位置時,發現那個服務人員態度超屌的! 一副很不屑我們似乎英文不太行的樣子,而她自己也是口音超重的難怪我們聽不懂呀! 哼~我還知道曼谷叫Bangkok哩~不然你給我講中文呀! 那我就服你~因為我不會說泰語! +_+ ..... ) 0202 從曼谷到開羅的飛機,從夜幕飛到白晝,抵達開羅時正是當地清晨6點50分。因為埃及是落地簽,在台灣出發後才警覺到不知道這英文是怎麼說,正好在曼谷學到了visa這個單字→簽證。不過,在埃及要買印花付15元美金,是在banque辦理,一見到那個單字我心底在猜想銀行的拼法(不是bank嗎?)但還是照著海關人員的指示半疑地走了過去,順便換了美金100元成埃磅575.5元(阿吉也換了美金100元),那一時間我就注意到了他們官員的態度很不好,當地人似乎也不會禮遇外來觀光客,有些人還一直插隊! 出關時候,已經7點多了。 (OS 在國際機場裡就一堆人有插隊情況了,難怪一進到他們的城市裡,在火車站或是某某售票口,他們搶得更凶.....) 一見到陽光,眼下什麼標示都沒有,阿吉狠慌張地喊叫起來,直嚷著:啊這是要往叨位去? 他一直嚷,讓我心底狠亂,因為我也看不到公車站牌,也沒有接駁車的任何指示,也無位置圖,所以我還想要一些時間來想一想,但阿吉一直嚷害我靜不下心,之前所看的任何網頁資料或guide book的資訊全想不起來也翻閱不到,以為有警察過來關心是好事一件,後來我們才發覺他們是狐狗一窩。那警察問了我們要去的地方,我說要去開羅市中心,又有一位陌生人過來,這2位埃及人用阿拉伯話交談了不知啥內容(此後這種勾結的對話情形一直出現在我們接下來的旅途中→我給這情況封為LPT,意即LP般的TALK)警察就跟我們說跟著他去,那男人說一人10元到市中心所以我們才跟著他到一台小包車邊,行李都上了,人也就定座位了,對方竟大開口:80元! 天哪~我們有一種誤上賊船之感,我想下車但是不敢,又因為初到陌生地實在不知道該價位如何? 可當下我們兩人的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對方還要再喊價又說了一些奇怪的明目(例如要給旁邊一個胖小弟一些小費! 靠~我的行李都是自己提自己背,都是阿吉一包一包地丟上車,那個小胖子只是從頭到尾默默地跟著,我們為何要給他小費呀?!~氣死人!)我們馬上態度由不可置信改成要下車的樣子,對方才轉成安撫的口吻,不再議價,況且我們到了市中心還給了那負責開車的司機一些小費。 我們兩個從下車後就開始背著各自的背包尋覓著要過夜的旅社,一看到網友推薦的Canadian Hostel我心中不免有一絲失望,因為看起來竟是這麼破舊!(不過後來待久了就習慣他們的市容了,每一棟幾乎都灰塵滿布,關於開羅市容稍後再詳述)不過客滿了,附近另一家就是Sun Hotel不過老闆雖然熱情,但是總覺得他的態度有所隱瞞,房間狠爛要80埃磅! 我們不滿意房間後他才又帶我們去看比較好一點點的房間,我看到時候心底想:難道埃及人住的房間都這樣像難民營的嗎? 而且還要80埃磅太離譜了! 我們跟老闆說太貴了,於是我們殺到50埃磅,由於有其他客人過來詢問,我們趁勢說要先去外面繞繞多看看,就閃人了(因為我實在是有點住不下去,寧願砸錢去住Hilton大飯店),由於我看了網友們都推薦PENSION ROMA,所以我就堅持先去找PENSION ROMA一探究竟,結果走到腿快斷掉,還是不見蹤影,已經要正午12點了! 我的雙肩出現痛的警訊! 我已經有要放棄的念頭了! 結果,走經一家叫Bostan Hostel店前,那老闆竟然追出來,問我們是否找住處的地方,我想說進去看看也好,還可以接受(實在是挑戰我心中享樂的最低線)一問價位是一晚雙人床75埃磅,但那老闆看我們臉上露出一些欣慰表情在show其他樓層的房間時竟轉口說要90埃磅! 我們馬上殺價說附近的HappyCity 一晚才40元! 是因為那裡客滿了沒房間了我們才出來再找的,老闆瞪大眼,總之~被我們殺到60埃磅,不過他會追出來找客人不是沒有原因的! 他一收到我們一晚的現金後嘴臉馬上變得很愛理不理的(他身邊出現一位相貌清秀的年輕人),我們不管他們,一放下行李就先出去找吃的以及尋覓下一晚的住處,回到HappyCity再次詢問隔天的房間時候才知道原來40元是美金! 我們不好意思地婉拒了走了出來! 然後看到sawema(沙威瑪)好大一條!!!毫不有他慮地就決定吃這個了,超有飽感,才13埃磅(不過這個價位現在想來算貴的了),然後我們逛了一下還是找不到PENSION ROMA,所以看著手中的Guidebook裡的地圖,我們從M處地標下去想搭地鐵,看見一群群的人影聳動,心底不禁汗毛微顫,從一個看起來像是可以詢問訂票的窗口去問究竟,裡頭的人竟理都不理我! 問了幾個當地的婦女她們都答不出來地圖上的地點往哪裡去,她們看來似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問三不知,我倆只得放棄,買不到票(這成了我接下來心頭上難以接受的恐懼感,就跟初到Canadian Hostel發現客滿只得下樓卻"按不動電梯",初次自助行連電梯都不會搭...這是多大的恐懼感呀~不管樓層多高我跟阿吉只能乖乖地一步一步背著行李踏下來,卻眼觀別人都能利用電梯進出自如,難道連埃及的電梯也會騙人嗎~泣!) 出了地鐵站,我們因為從機場來市區的被騙經驗就要求自己不搭計程車,一路依照手中地圖"走"到Ramses Station,想去訂後天往南方Aswen(亞斯文)的臥舖火車票,結果一問票價竟要80美元! 靠~真的嗎?! 我怎麼花得下去! 況且還要耗12小時的車程! 由於剛下飛機(從台灣來開羅約費時22小時)我實在是不想要再消耗精神在車程上,又因為貴,我就有了放棄去南方的念頭。 由於我們是第一天也不知道這個國家的消費情況如何就怕接下來的花費過高打算再走回飯店! 這來回過程我們經過了一座清真寺,也買了明信片和郵票(明信片有點舊,後來在Giza金字塔區的明信片新又亮,這裡買的郵票並且有幾張是不能用的),便回飯店梳洗一番,本想夜逛開羅市一下,誰知走經下塌櫃檯,那名旅館主人旁相貌清秀的年輕人,重點是這個年輕人,微笑又熱切地說他自己精熟在埃及的一切玩樂行程,所以叫住我們(但我硬是瞄見了他跟旅館主人彼此微笑交換的眼神與LPT),要我們可以考慮一下,所以他就問我們說說想在埃及的哪裡遊覽,我當時想說就跟他講一下也無妨,就問他安排到亞斯文的遊程,他說出幾天幾夜與旅館和價位都讓我們覺得便宜,至少車票就可以很便宜,非常令我們訝異! 我最朝思暮想去一趟黑白沙漠過夜,一問之下他竟然也有能力安排行程去那兒,所以我放棄跟他談議去南方參觀神廟的事而專注於跟他討論如何去沙漠,當然也一直跟他砍價,他一開始是要問我們是否有參加今晚夜遊尼羅河的意願,所以後來他就希望我們可以付80埃磅去沙漠和今晚的夜遊尼羅河,阿吉當然跟他砍價,但我們付了186美金(泣~又被敲一次盤子!)這裡面包括了一人23美金的夜遊費用,他本來說夜遊還包括吉薩燈光秀,也看得到肚皮舞孃,結果,是當晚等了很久之後終於帶我們到一艘渡輪上,跟一大群大陸團的或是其他觀光團一起享用無限自助晚餐,吃完後超無聊!(所以我們根本一直在郵輪上沒見到Giza燈光秀也沒Belly dancing肚皮舞可看!) 我溜到外面透透氣,跑到最上層的甲板那兒看河邊景色,現代化的一棟棟大樓與霓虹燈,完全看不出來有任何原始古埃及的風味,也毫無淳樸秀麗的情調,所以為的神秘帝國原來真的是因為幻想而浪漫! 後來有越來越多人跑來湊熱鬧,那種感覺很奇怪,明明就在尼羅河這條充滿遐想的線上但是耳邊眼前盡是無法相容的喧囂,就是郵輪本身也是非常突兀的,"郵輪"一絲令人聯想到孕育埃及大地的可能性都沒有! 而我們卻在2006年埃及人的新年(1/31)後沒多久就踏在這郵輪上航行於尼羅河! 老實說,一進到船上時候我心中就覺得後悔了,甚至於覺得不該砸這個錢,阿吉也是這樣說,甚至他還說本想在外多逛一逛參考別家的價格,因為他相信不只有Bostan Hostel在做這種行程規劃的服務(果然,在後來我們進到Ismailia Hotel時候也發現該旅館有行程規劃,一切都比Bostan便宜多了! 館主也溫和的多)但阿吉的這種馬後炮說辭已經於事無補(有的只是令人扼腕)主要是這種團體進餐無限自助的感覺並不是我想要的,我並不想花錢來這個我以為是神秘帝國卻出現了文明貪婪又簡便的處境,但...回想在遊輪向天橋上的一對新人揮手那種喜悅倒是挺好的,不過話還是那一句,就算是為這種一兩秒浪漫花這麼貴還是覺得很幹。尤其後來又知道別家超便宜而我們買貴了的時候,氣到十句話都牽扯不完! 我們從沙漠回來之後,我還是以為那名清秀的年輕人是好人(氣~)。 隔天,我們吃了早餐,卻因為他們的早餐只有麵包不附任何的茶! 或飲料! 因此我跟阿吉各點了一杯蘋果汁,竟然收我們8磅! 太可惡了!!! 不過當下我們一面想著要趕車,一面(在當時)未知行情價又還怕造成對方困擾的情況下, 付了→我真是大憨瓜一個! 由一個年輕人才16.7歲的小夥子帶著我們到Ramses Station附近的公車站牌,還信誓旦旦地說一定會在明天同樣在這裡接我們回Bostan Hostel,蠢得我們還信以為真! (事後他當然沒來接我們,回程的公車停在吉薩區,由於我們尚有行李寄放在那旅館,只得搭計程車前往取回,氣到在店裡跟他爭辯! 我生平第一次用英文大聲跟人理論!→爽! 因為他真的惹到我了! 那個年輕17.8歲的小弟看到我們回來還很開心地招呼我們問我們在那裡玩得怎樣,我再也笑不出來,一肚子氣!(但還是硬擠出一絲沒好氣的嘴角,那小弟才發覺氣氛有異)然後我就跟那小弟翻白眼要他請老闆出來! 出來一位我們都沒見過的中年人! 我就更生氣了! 因為他竟然跟我說老闆回家睡覺了,不可能再出來,天哪~~~~~~我氣到了! 我風塵僕僕累得半死,還要擔心今晚無處落腳,那人卻在睡覺了而且是不可能為了自己的信用而現身! 我們付了那麼昂貴的代價卻得不到等值服務! 還讓我跟阿吉自己想辦法回到旅館只為了拿一袋就算不要也罷的行李!!! 阿吉說算了,只想要拿回計程車錢,誠懇地跟對方說"FIFTEEN" 對方以為是FIFTY,我本來想順勢說"YES!FIFTY! 誰知道阿吉真的狠憨厚地跟對方說"NO~NO! 是FIFTEEN! 一面還比手畫腳的讓對方知道真的是15元~唉! 無力... ... 但可恨的是那個中年男人顧櫃檯的毫無誠意,一點都不想拿出錢,只盯著他的前方裝傻,還一直問我說"WHERE DO YOU WANT TO GO?" 一雙眼賊賊的還想要我們付出一晚的錢在他們那裡過夜! 我不管,我就持續吵,甚至跑到內室把裡面的人都吵到出來探究竟,那顧櫃檯的中年人才甘願拿出15磅給我們,我們也就真的阿沙力地走人了!→趕緊找旅館去) →我想,我們並不是貪圖那個15磅計程車費,也不是付不起,只不過真的氣不過一直被他們凹! 而且明明說好帶我們去公車站搭車,也一定如期在傍晚接我們回飯店,他們失約(且後來我們發覺我們買貴了整個行程價,而這行程甚至還被對方省簡景點)我們也不想要啥賠償,只不過想讓對方知道:觀光客不是笨蛋! 而且他們該反省一下什麼叫"尊重"與"信用"。 來說說在Baharia oasis的體驗吧! 我們搭了4小時的大巴士一路上聽著吵雜亂嚷的宣揚回教的錄音帶超大聲地放送,真的是很想讓人跳車! 這路上唯一一站可以買到一些麵包或飲料 所幸一望無際的黃沙景緻帶來一股好心情,綿延不絶的黃色情調讓我不愛睏(不過回程時候是傍晚黑黑的,又配著那個超大聲的錄音帶內容,就暈車了)中間只停一站雜貨店,接下來是一站小村落(像一座迷你學校)之後就到了巴哈利亞綠洲了。一下車,我們見到許多人甚至是小孩子都在拉攏遊客! 這裡我們遇見一位從台北單身前來的朋友,跟他分享了很多資訊與彼此經驗,他已經走過很多國家而經過埃及,實在是很厲害很有勇氣的人! 也是他告訴了我們往亞斯文的車票才81埃磅→天哪~怎麼可能! 他還很肯定地告訴我們不是美金,是埃磅! 而且當時他在窗口買不到票(窗口人員告訴他票已售光)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逕自走進月台上了火車,才發現位置根本很空,他後來遇見車掌才當面跟他說明一下就買到票了! 而我後來去亞歷山卓也覺得,車掌人員(伯伯)都好親切喔! 這位台北來的朋友,我們真的很欣賞你 話題回到剛抵達巴哈利亞時候發現很多當地人拉客,有小孩子痴痴地望著遊客,我一時心軟就給了一顆糖果給一位小女生(後來我又回到這,要搭車回開羅時那小女生還認得我呢~一直對我微笑! 站我腳邊)我們就被一輛小吉普箱型車載往該民宿(Desert Safari Home Hotel)離街道有一段距離,到了民宿稍做休息,他們也供應了簡便的一餐,那時我們見到了Yang(韓國人)和Guido(德國人)不過我們只簡單打過招呼微聊幾句,然後約在下午2點半左右我們就出發前往白沙漠了! 但在進入沙漠區之前,司機在一家雜貨鋪前停車,我們稍做休息,這裡遇到很多華人,大家喧嘩了一下。而我跟Yang看見一位正抽水煙的老人,便上前與他攀談,老人很和藹,不介意我們試著抽他的水煙看看,我跟Yang就嘗試了一下... 抽水煙呼嚕呼嚕~ 其實抽水煙有點焦味,嗆又沒味道 呵呵呵,就是忍不住寫下中文了 所經過的Crystal Mt.水晶山和 mushroom stone香菇石區我們都有停下來拍照,撿水晶石,在公路護欄上留下中文,但可惜這天的雲層厚,我們沒見到夕陽浸沒入黃沙滾滾的地平線景象! 不過餘暉久久才散盡,我又跳又赤腳興奮地感受著沙地的溫柔! 現在想來很遺憾沒多拍照片! 沙漠的傍晚不冷,同一區發現了其他方位尚有4團也在駐營,我和阿吉幫忙著拉地毯、撐開布幕擋風(沒有帳棚的唷!) 我們幫忙著搭布篷... 然後我們就跑去其中的一團新加坡團的去拉哩一下了(阿吉遇到會說中文的人不知道有多興奮呀! 他已經憋了一天的話,正想找個對象嘰哩呱啦一番~...而我看到有位女孩頭綁當地絲巾,害我好興奮地問她多少錢?在哪裡買的!她很好心的告訴我一些選購技巧,免得我又被騙了 看到她的頭巾了嗎?我喜歡這位笑容率真的新加坡女孩 我倒是不擅外交,只想跑遠一點甚至去嘶喊吶喊、拋沙之類的動作,不過這些我都沒有做...唉~死個性!也因為沒有這樣外放性格的人陪我吧?) 我也興奮著幫忙鋪~ 阿吉熱心地協助埃及司機煮飯 等我們回到營地,司機早已經升好火,正切食材,我們其他人就靠著營火聊天談笑,也是這段時間非常歡樂地聊天說地認識彼此,我和Yang聊著韓劇明星,因為台灣正沖激著韓流,我說我喜歡Full House,Rain很可愛,她頗驚訝,就很高興地跟我聊起來,談著談著她說到她喜歡Steven Chew(周星馳)我馬上問他周星馳的韓語怎麼講,練習著把一些熟知的人名與電影名講成韓語實在很好玩! 我們也聊到了"金剛"還有周潤發、成龍和金喜善.....,Guido也有一搭沒一搭地插話,阿吉在一旁專注地聽,阿吉拿出台灣的零食:蛋捲、科學麵分給在座的異國朋友們,那位西班牙人與當地埃及人(2人是僱主關係,這西班牙人來到埃及開店做生意僱請這位埃及當地人,不過後來我們覺得這位埃及當地人應該是做導遊、響導之類的身分,因為後來在我和阿吉終於找到Pension Roma的樓下,就有一位埃及當地人遞上一張名片,說可以當我們的響導去遊覽整個埃及名勝景點)沾染到阿吉熱於分享的慷慨,也拿出他們的汽水、啤酒、水煙,都是made in Egypt的喔! 其實並不會特別有滋味,但是那股相聚共享的歡樂感讓食物吃起來都特別好吃 難得我們在沙漠裡還可以有雞腿吃 我們還一直吵著那名埃及司機說晚餐有沒有chicken meat? 一直跟他半撒驕地說要吃雞肉,我本來以為鬧一鬧而已,沒想到當食物端在大家眼前時,真的有雞肉(雞腿一隻),當然還有pita和馬鈴薯泥,口感很重,真好吃! 而且還有現煮的紅茶,沒過渣就要喝的,超純厚!讚啦~這司機他一邊哼著當地歌謠,我們跟著隨口亂哼,他哼一句,我們跟著哼一句,之後大家決定各唱一首家鄉歌,餘人隨著唱,但是只到Guido,到Yang只剩2.3句韓國歌謠,到我跟阿吉就變成"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雖然很想哼妹妹背著洋娃娃)...一切都非常美好,天上的星星眨呀眨的多到彷彿天空裝不下! 我也只會認北斗七星,就指點阿吉認了一下,這一晚我數到了4顆流星! (這真是超大的喜悅!) 阿吉卻老是嚷:"哪裡? 在哪裡? 我怎都沒看到?" 在這種奇異的境地裡,男生好像一樣無所謂而更顯瀟灑,尤其連解決生理問題也是一派自若,Yang約著我說若要去噓噓一定要問一下她一同去,我和阿吉在台灣就買好的手電筒真是亮度超高,阿吉還一直很有自信地說:"這是LED的哪~!"照著大家完成一切該做的事,但去沙地裡噓噓這就不純是照明用而已,何況當晚約有5部吉普車紥地升營火,我跟Yang拿著手電筒根本是為了告訴別人:"喂! 我們已經有人在這兒了,識相的別過來!" 平生第一次覺得自己像隻貓就在蹲下去這一刻,因為沒現代化設備,沒瓷白的馬桶或是沖水拉繩,沒有門沒隱私,加上滿天的眼睛盯著你蹲下去! 四週一切靜悄! 末了只聽見自己的噓噓聲,要聽這噓噓聲還得先在蹲下去之前用雙腿或手撥挖出一個坑,噓完了再填起沙,所以我說像隻貓的感覺! 當然你也可以懶得不先挖個坑,但是那尿隨著地勢四溢倘或沾濕你的鞋或褲管也不是件得意的事,所以,司機先就略提醒我們女生→挖個洞! 在沙地靠著營火聊天當中,那名西班牙人與他的埃及地陪(之前有提,他們是主僱關係)狠熱絡地跟我們聊天,一開始是猜彼此的年紀(這一趟行程裡遇到的人都猜我約末22歲左右,真讓我開心) 大家也不知道為何猜得情緒高漲,氣氛狠HIGH! 不過隨後,這埃及地陪問了我跟阿吉已經逛了哪些地方又或者打算往那兒去? 我說我們只遊了尼羅河,去過拉美西斯火車站(Rameses Station),那地陪聽了之後哈哈大笑,向他的西班牙老闆用我跟阿吉都不懂的語言解釋一番,又向我們詢問這趟行程預備待多少天? 付出的價格如何? 我們一談才發現我跟阿吉買貴了! 當下心情就不好起來,尤其Yang跟Guido的行程是三天兩夜一人60美金! 我跟阿吉是兩天一夜竟然一人就是70元美金!!!爆氣的~! 那埃及地陪就說可以幫我們爭取!看我跟阿吉是否要跟著參加他老闆的行程,他可以去跟民宿主人爭取,絕不再加價! 也可以跟著之後和他們一起去亞斯文。莫名地,我心中還是有一點不安,可能是已經有多次被埃及人騙的經驗,與阿吉用中文、台語稍做討論之後我們還是婉拒了他。也因為是第一次自助行吧,總想什麼都自己來,不想被干涉! 雖然因此付出很多代價與學費! 但,我卻沒因此學乖,稍後關於騎駱駝的事件再詳述。 晚了10點多了,準備拿睡袋毛毯直接攤開在沙地上,露天而眠。這又是另一樣讓我感受深刻的事! 彷彿回到原始洪荒的時代,彷彿置身古代! 或是電影裡"神鬼傳奇"的奇幻情調!(有印象嗎? 女主角要進去掘古物之前的晚上也是升把營火,鋪了毯子露天席地而眠! 那一幕是女主角酒喝多了,男女主角差點吻上了!)當我們都滿心喜悅,那埃及地陪卻提了一個掃興的問題:"我老闆身體不好,卻忘記帶出藥來! 若要在此沙地過夜恐怕他的身體撐不住....." 這真的一個為難的問題! 我們在場的都不希望因為自己的興致而害了別人有生命危險! 可是想想我和阿吉是付出了多貴的錢和多久的時間才好不容易到達這裡,更何況這體驗可能畢生不再有下一次! 想一想也覺得是那西班牙人自己的疏忽為何要賠上我們其他人既定的行程? 但,一條生命總是更危關重大的事,我們看見那地陪與司機兩人用埃及話不知道在講些什麼?(LPT再一次出現了!!!) 忍不住我心中就開始有了懷疑,覺得那位西班牙人或許沒這麼嚴重,一定又是有他們一己私利的關係所致! 他們用埃及話講得我們其他人都聽不懂,我跟阿吉也用我們自己的語言滴滴嘟嘟地一番,阿吉真的心腸很好,和Guido一樣不介意在民宿過夜放棄今晚,可是我跟YANG都心有不甘,我默默跟上帝期許請賜給我一個美好的夜晚有眾星相陪! Guido提議不然地陪他跟他老闆先回民宿過夜,隔天一早再來接我們其他人去下面景點,可是司機說這樣太危險而且擋風布幕是套在車上,若要回民宿要把布幕都拆了帶走,這樣太冷我們也沒一個當地人照料怕會有意外! 我甚至說~不然我們去併其他的團,只求窩一個小地方(我想那些華人的熱情是肯的),但是阿吉隨口:"賣憨啊~! 怎麼可能?" 馬上澆了我一桶冰水! 那埃及地陪看我們狠為難,再三商議不成竟改口說道:"OK!OK! YOU MAY STAY HERE, BUT HOPE THAT POOR OLD MAN COULD BE OK! I HOPE HE COULD BE OK TONIGHT.OH~WHO KNOWS!?" 然後Guido上前要表示我們的誠意是真的可以配合他們回民宿過夜,那地陪只是揮手說不用了,說他老闆可以睡車裡,比較溫暖,之前說的沒吃藥會有生命危險竟也轉口說那些都是他自做主張編派的! ~呼! 掃了我大半興致! 所以,我不喜歡埃及商人! 很遺憾原本偎著火堆談天說地的歡樂氣氛,就這樣難過地收尾了。 大家樂陶陶的氣氛~像夢一般... 特別要說的是,在圍著營火吃飯時,有一隻雪白的小狐狸偷偷跑來,在附近偷看,阿吉先發現的,他興奮的像個孩子! 之後全團的人也都很訝異,紛紛拿起相機來拍! 我的相機不好,一團黑幕中只拍到他的兩隻眼睛的光。然後,夜半我冷到睡不下,一直發抖,忘了我有帶暖暖包,直至3點多我想起來了,就趕緊去拿出來用,我拆了5包,一腳塞2個再套上襪子,手中拿一個! 終於暖多了! 但是困擾又來了→想尿尿,天冷又靜,廣大沙漠的黑暗氣息害我不趕獨自前去上廁所,一旁的阿吉發出令我羨幕的酣聲,我只得憋著尿,就又更睡不著! 突然我發現Guido也發出窸窣窸窣的聲音,想必他也覺得冷吧? 我和他是最靠近火堆的人,但是柴已經越來越短,火就快要滅了! Guido的窸窣聲忽然靜止了! 我有點訝異:不會是就又入眠了吧? 怎麼這麼好入睡? 隨即我發現有東西在附近走動,腳步小小的,在我頭頂踏來踏去(因為冷,我整個人鑽在睡袋裡)的,又在旁走來走去,瞬間我心中明白:是一隻狐狸! 週遭靜得只剩我急促的心跳聲! 我一直暗禱:別攻擊我、別咬我哇~! 之後又聽到Guido的窸窣聲,我知道牠走了! 我探出頭來,也向東方地平線望了一望,深藍色的天空,星星還在,不過似乎沒那麼亮了? 之後,我親耳聽到一陣類似狼叫聲的啕嚎,也瞄見了一隻狐狸在不遠處拉長身子與喉嚨的樣子。不久,阿吉冷醒了,他出來去加了一件毛毯,也給我一件,他發現我一直沒睡就又展開他碎碎唸的功力,說我怎麼這麼笨,冷也不會叫他,或是幹嘛憋尿之類的,有事的話就算他睡得再熟也應該把他叫起來.....他唸到我倒是有一些睡意了! 不過此際不睡的原因是因為我想等沙漠日出! 可惜,天空開始泛白地面一樣淺黑,我睜著眼看也沒看見有一顆蛋黃彈跳出來,地平線就這樣白了起來,心中萬分失望! 阿吉說雲多也霧氣重,看不到的吧! 我索性悶進睡袋,偷些眠。 靠火堆而眠的我,看著滿天星斗到天發白 (OS:這個晚上,那個埃及司機頻頻瞄我和Yang,還會找空隙時間偷偷對我唱歌...害我感覺怪怪的!Guido也發現了這情況,他偷偷跟Yang耳語這件事被我看到,我感覺Guido 很關心Yang) 偷眠沒多少時間,就聽見大家吆喝我起來吃早餐,我雖然睡眼惺忪頭髮蓬亂,但是其實意識清楚,馬上想到就要離開此地,快點多拍幾張照! 卻被大家拉去吃早餐先:一樣有紅茶一杯,奶油或果醬和PITA麵包。我才想起來我憋著尿,忍著吃完早餐我就約Yang快去噓噓,寂靜的早晨裡我的噓噓聲還真大聲,真怕Yang笑我。在司機收整布幕與個人睡袋毛毯之際,我們隨地撿了一些石頭,我自從在水晶山那裡,就一直想著曹團當初帶大家去花蓮畢旅時是喜歡收集石頭的,這一趟來非洲埃及,當然要為他收一些回去,因此我拿出登機前喝光的柳橙汁空瓶裝了沙與石頭。 我們去了Black desert和 Flower stone area ,撿了很多香菇石和花型石,也在黑沙漠那裡小爬了一下山~喘死我了,又熱! 隨後就回到民宿。但在回民宿的路途中,又一次我們回到那個先前和老人分享抽水煙的雜貨店稍做休息,在這裡,又發生了LPT。那位埃及地陪向他的西班牙老闆說要給這一趟的司機小費,然後也跑來跟Guido說要給小費,然後要Guido跟Yang說,Yang跑來找我,她說她不願意給,我跟阿吉討論了一下,覺得自己這一趟行程的費用已付得夠多了!我們三人都不想給,尤其再看到那位地陪和司機兩人竊竊私語和LPT的樣子,更覺得他們狡猾...我們三人在想,就算是給司機小費,也是全團一起有個代表一次給,為何要一個一個地來要小費?Yang跟Guido說,感覺上像是另一次的敲詐,Guido竟說~啊!我已經給了。那個地陪見我們態度冷漠,對他和司機有所迴避,他就又跑去找Guido不知在說些什麼,還面露悲情地嘆氣搖頭→靠!越看我就越生氣!我們又不是不懂禮貌,而是每一次我們表現得越文明,就越被你們欺負而已!況且,這個行程的有些景點已被精省很多了,另外,既是同一團的,為何我們和Guido還有Yang的收費都不一樣?所以啦~諸如這些因素等等,在在使我們三人態度冷漠以對...... 在民宿裡,我們先吃過一餐(也是pita和馬鈴薯湯)然後去沖洗一下,回來享受午後的Tea time時光! 看到Yang去點了紅茶,Guido在餐桌上要求再一杯湯,我頓時覺得我跟阿吉實在是太憨厚了! 都沒有為自己的權益多做要求,什麼都怕被別人A而默默忍受不敢多問多要求! 之所以會有時間喝下午茶還是因為我們回開羅的巴士是下午三點的車,Yang去梳洗之際,我跟阿吉和Guido一同去外面走了走,我想走去街上有賣觀光藝品的熱鬧地方,不過有點遠,就當是散步吧! 突然來了一輛驢子拉的車,是兩兄弟駕駛的,哥哥約11.13歲左右,弟弟很內向會微笑大概5或7歲,一開始是哥哥向我們揮手Say Hello! 我們也熱情地回應,可能是我們眼光透露出路途好遠的艱澀感,那哥哥就邀我們搭他一程便車,我們三人高興得奔上車,不過那隻驢子可就苦哈哈了,不久就有另一輛車對面而來,兩隻驢子一碰面竟然呼喊起來,是我們這車這隻驢子先呼喊起來,對方那隻簡短的應了幾聲,我總覺得是因為牠馱了多餘的我們三人的體重而備感辛苦,牲畜在埃及所見到的總是瘦巴巴,後來阿吉和Guido都說似乎太遠了,都沒見到街景也不見民宿了,所以我們就向那對兄弟致謝,不再坐向前了,我還給他們一人一顆糖果,別時還拍了兩張照片! 謝謝他們童稚的心純真地對我們好,免費載我們一程! 這種聞著載滿車的菜味和聽著驢子達達達的腳步聲和車輪轉聲,以及小朋友的笑臉繞著一兩隻大蒼蠅,在眼前一片綠田,時間彷彿停止了,這種感受,真是無法說出是什麼滋味! 有那麼一瞬間,我想在當地養老,自給自足的躬耕生活似乎也不錯.....可惜,此地終非家園...。 童稚的心加上綠色田園背景最令人感動 後來,等Yang梳洗出來後,我們還去民宿的田園周邊走走,發現了當地的"威而鋼"喔! 這果子可以製成蜜餞 直接生吃,據當地人說~對男生很好 不久我們即搭車回開羅,一路上聽著"啊啦啊啦阿霸~"之類的低粗吶喊語調,不斷重複,聽也聽不懂的阿拉伯語正強力宣導著他們的信仰與宗教熱情~害我有點暈車了...回到開羅巴士就停在吉薩區,我們遇著從高雄來的李先生一行4人,他們很熱情地和我們討論著這幾日的行程與接下來的走法,原來我們都從背包網頁上就有看過彼此的帳號或暱稱了,拜他導引我們終於看見"小巷子裡"的Pension Roma,同時他也展現了他如何與計程車司機喊價的功力,我跟阿吉到底是有點認清這個國度了,也記住了基本車價約是多少,然後回到Bostan Hostel要取行李的爭吵情況,前已有述,此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